碧海潮生6(1 / 3)

诡异的,狂热的喜欢。

商枝和闻人听雪琢磨了很久,也没搞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喜欢。

回到玉笙居的西厢房,两人趴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商枝“阿雪,原著里的月扶疏也是这么诡异狂热的喜欢女主么”

闻人听雪裹了裹被子,“这本书当年非常非常火,相当于女版的斗破x穹,这是一本女主开后宫的文,但说到底,还是快餐文学,经不起仔细琢磨。”

她把压在脑后的长发撩到被子上,“怎么形容呢,月扶疏对女主有种只宠不爱的感觉,好多霸总小说不都这样么,男主好像对女主爱的死去活来,但看完书细细一想,压根不知道霸总男主的感情是从哪里来的,好像只要女主漂亮可爱就足够了。”

“看完书之后,我觉得月扶疏最爱他的药。”

商枝纳闷“什么药”

“月扶疏一心想要长生不老,好好的储君不做,跑到碧海潮生做医仙,他的仙居殿里培育了许多稀有药草,为了照顾这些药草,他可以不眠不休不吃不喝。”

商枝竦然起敬“卧槽,不愧是医仙,还真敬业啊,那他后来长生不老了么”

闻人听雪摇头“没有,他的丹药里缺了一味很重要的药材,那种药材叫毒太岁,特别稀有,书都大结局了,他还是没找到这种药材。”

商枝“太岁我知道,毒太岁又是什么”

闻人听雪回忆着原著的内容,说道“这种药材的诞生条件和生长条件极为苛刻,几乎不可能出现在世间,千百年来,多少神医遍寻毒太岁而不得,最后抱憾而终。”

“月扶疏也和其他神医一样找了许多年,到了大结局也没找到毒太岁,这也成了他此生最大的遗憾之一。”

“而且这本书关于月扶疏的描写,一开始的调子起的太高,作者把他写成了男版的嫦娥,冷冷清清的月宫仙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小女孩要死要活,要真这样就崩人设了。”

“当月亮朝你跑来的时候,月亮就不是月亮了。”

“月扶疏粉丝又多,一旦人设崩了,书粉就跑了,所以作者写的就很束手束脚。”

“作者又想弄点时髦人设,又给月扶疏加了个疯批属性,结果不知怎么写成了个恋物癖,疯狂爱恋他的药草,导致我通篇读下来,觉得女主在他的心中的地位还不如他的一盆草。”

商枝“妈耶,确实挺时髦。”

闻人听雪说道“要是能偷点月扶疏的仙草就好了,我现在就想把你的尸毒治好,再把我身上的蛊解决掉,然后跟着你一起浪迹天涯,过着风一样的生活。”

商枝笑了笑“那说好了啊,基友一生一起走,谁先放手谁是狗。”

闻人听雪拽了拽商枝的马尾,又和她拉了勾,她在脑中畅想着和好基友游山玩水的场景,非常幸福地入睡了。

姚蓉蓉将书房中的医书翻遍了,也没找到解决尸毒的法子。

医学生放出了她的终极大招摇人。

这次摇来的,是丹宫的宫主阳无尘。

阳无尘是一位很有名气的神医,年过半百依旧精神矍铄,因为早年中了一种热毒,导致头发变成诡异的橘红色,皮肤上也布满了奇怪的橘红色纹路。

看上去像一只化形不太成功的老虎精。

阳无尘看了看商枝的毒,见到那些蔓延在皮肤下面的千丝万缕的黑线,脸上顿时露出了惊讶之色“这尸毒谁给你下的”

商枝老老实实地说道“老先生,我是个本分人,就是运气不好,下地干活的时候突然遇见了一个大粽子,一直追着我跑,我好不容易给他按进棺材里,想让他睡个觉休息休息,可他不领情,还给我下了毒。”

阳无尘垂在嘴角的胡须抖了抖,拿出三菱针刺破商枝指尖,挤出了两滴黑血。

“你这毒很怪,我拿去琢磨琢磨。”

商枝点头如小鸡啄米“老先生尽管拿,再放几滴血也不要紧,我皮糙肉厚不怕疼的。”

最新小说: 她们都入戏太深了! 京港往事 美利坚胜者为王 满门炮灰读我心后,全家造反了 深情诱引 吃大瓜!瘫子读我心声后站起来了 宠妾灭妻,重生我退婚渣男嫁王爷 重回1982的悠闲生活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皇城司第一凶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