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92 章 顺颂时绥7(1 / 4)

何顺颂练起武来,完全不管白天黑夜。

一两天还可以,总是这样的话,就难免令人感到忧心了。

诚然,练武是一个需要挥洒大量汗水的苦活,但是有时候急于求成,往往会欲速则不达

更严重的一点的,搞不好钻了牛角尖,莫名其妙地走岔了路,然后走火入魔,武功尽废。

宋时绥也搞不清何顺颂为什么这样心急,只能在他休息时拿着手绢给他擦汗,然后耐心地劝导他。

“小何,你还年轻,练武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你瞧你急的,好像身后有洪水猛兽在追你。”

杏色的丝绸手绢上绣着黄色的木槿花,柔滑的丝绸贴上何顺颂的脸,轻轻拭去他额头滴落的汗,女子的明媚脸庞近在咫尺,近得能看到她脸颊上那些细小的绒毛。

她的脸颊宛如刚成熟的桃子,饱满而水润,金棕色的眼睛宛如两面澄澈的湖泊,泛着明净温柔的波光。

懵懂正午的光线在她金棕色的发丝上跃动,额角的碎发随着微风轻轻摇曳,何顺颂的静静地看着他,眼皮轻轻垂下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轻轻说道“时绥,如果没有修炼到天人境,人的寿数是很短,一生碌碌,很快就过去了,想做的事情死了也没做成,到了黄泉之下,也闭不上眼。”

他这话,不禁让宋时绥猛地一愣“小何,你是有什么想做的事么”

何顺颂笑了,露出一口整齐的洁白牙齿,“想做的事情太多了,一时半会还真说不清楚,时绥,除了这些之外,男子汉大丈夫,自然要上进,就像你说的,人如果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

宋时绥只是随口打趣,没想到何顺颂居然记在了心里。

她是个没有什么雄心壮志的人,但不能要求别人和她一样没有雄心壮志,她笑了笑,拍了拍何顺颂的肩膀“小何,努力也要适当,凡是过犹不及,不要这样逼自己,而且”

而且天赋决定一个武者的上限,越是修炼到后期,越发现那层天花板是多么坚固,再勤劳也是没用的。

而且她的四色视觉很轻易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潜力如何,何顺颂天赋不错,但也只是不错而已。

宋时绥顿了顿,不愿意泼人冷水,她两世为人,看事情比同龄人通透些,何顺颂才十八岁,正是相信“天道酬勤”的年纪。

于是她一个急刹,又把后面的话咽回去了。

勤奋也没什么错,哪怕命运是既定的,勤奋的人,收获也总会多一点。

于是她在心里无声叹息了一会,把手里那条帕子塞进了何顺颂的衣襟里,嘱咐道“小何,冬天天气冷,风又大,出了汗要及时擦掉,小心受寒。”

何顺颂看了看她,摸了摸微微鼓起的衣襟,神色很认真地说道“时绥,我都听你的,我会记得擦汗,不会受寒的。”

十八岁大男孩认真的样子真得蛮可爱的,宋时绥踮起脚尖,倾身

上前,在他右脸上亲了一下。

何顺颂全身一震,宛如一尊僵硬的石雕。

宋时绥哈哈笑了一声,点了点他的额头“瞧你这傻样。”

她笑眯眯地转身,沿着后院墙脚的石子路走了出去。

何顺颂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看着她的浅杏色裙角消失在转角处,过了会,他抬起手,从衣襟里拿出那条绣着木槿花的杏色手帕,他低头看了会,眼眶渐渐红了。

宋时绥回到屋子,掀开帘子走进客厅里,宋母穿着一身深紫色衣服,正坐在窗前绣手帕。

最新小说: 她们都入戏太深了! 京港往事 美利坚胜者为王 满门炮灰读我心后,全家造反了 深情诱引 吃大瓜!瘫子读我心声后站起来了 宠妾灭妻,重生我退婚渣男嫁王爷 重回1982的悠闲生活 错嫁高门,主母难当 皇城司第一凶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