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明明,明明 > 第 29 章 一块石头(九)

第 29 章 一块石头(九)(1 / 4)

不行的小弱鸡前男友。

说实话,司明明不知道他说的是谁。她也不知道自己那个极具编剧素养的母亲聂如霜女士是怎么给她编排的这么一个人。倘若一定要说谁像“小弱鸡”,她唯一能想到的只能是她的高中同学叶惊秋了。可叶惊秋高中时站在男生最后一排,扣篮能拽着篮筐再悠几下,他只是瘦,并不弱。那会儿聂如霜不让她跟叶惊秋玩,说第一眼看这个男孩子就感觉他像个“小神棍”。

司明明的交友信息并没完全在聂如霜那里对称,聂如霜传递给王庆芳的内容自然也不会对称,王庆芳添油加醋说给苏景秋的话自然更是无稽之谈。这巨大的虚假的信息差竟然把苏景秋气这样。

但这事如果真要掰扯起来铁定是很复杂。司明明可以直接说没有这个人,那苏景秋大概率会说她骗人,因为看他的状态已经非常非常沉浸了;司明明也可以说是老人们误会了,那么就她面对的这三个人的德行,很有可能要多方会谈才能解开误会,缺点就是以后老太太们就少了一个编排人或江湖比武的乐趣。

司明明用了不到十秒钟时间就理清了一切,接下来她做了一个决定将错就错。

“问你呢”苏景秋真是恨司明明不争气,那么个东西有什么舍不得分手的从情感角度讲,谈恋爱要满足生理诉求和情感诉求,如果那只小弱鸡不能满足生理诉求,她还不分手,那必须是情感诉求极其到位了。苏景秋没意识到自己管得太多了,司明明对他过去的事毫不感兴趣,而他的大长腿已经要踏足她的过去了。

“那个啊”司明明状似为难地说“那个那个我很喜欢。”她真的要感谢自己这张严肃的脸,此刻看起来一本正经。

“就你能很喜欢一个人你这德行很喜欢别人”苏景秋一听更来气了,对司明明简直是恨铁不成钢。

“嗨,过去的事,别提了。”司明明又学苏景秋的语气说话,憋笑很辛苦,怕他看出破绽来,就看着车窗外。这在苏景秋看来,是想起了陈年旧事,伤春悲秋呢

他因为生气,刹车油车比从前踩得狠,一脚又一脚,快把司明明弄吐了。在他又一个刹车后,司明明平静地问“要么我下车”

如果谁这辈子能遇到司明明这种人一次,就会知道情绪是最无用的东西。苏景秋听见她这么说,一脚油门轰到了家,这一路无名火烧得他头疼,甚至没心情去酒吧,进了家门就去司明明房间拿枕头,又把她扛到他房间,指着他的床,一副当家作主的样子“我告诉你,以后你就在这里睡”

“你不在的时候呢”司明明问他。

“也在这睡”

他快气疯了,司明明快憋疯了。她点点头连说三个好,转身去了卫生间。腮帮子憋得酸,门关上一瞬间她就笑了出来。

司明明见识到了人类情绪的弹性,苏景秋这一天阴晴不定,实在太有趣。他发脾气就像小孩子,倘若不做点什么出格的事就不能消气。这个晚上苏景秋的出格索取体现在三个

方面

拒绝去酒吧做生意

要跟司明明一起洗澡在门外敲门无果,把洗完澡的司明明又抱进卫生间,被司明明踢了弟弟,遂放弃

过程中要求换姿势未果

结束后司明明平躺在床上,准备入睡。苏景秋将自己的枕头紧贴着她的枕头。司明明狐疑地看着他“你那边地方不够”

“我乐意。”

苏景秋这个人,对朋友掏心掏肺,对家人至真至善。但他不是完人,有时也会计较得失。比如在对待司明明的时候,他向她走一步,就不允许她站在原地。哪怕生拉硬拽,也要把她拽到他面前。两个并排的枕头就是证明。

司明明已经困得睁不开眼,迷糊之间听到苏景秋在她耳边说“结婚时候你说你要做咱们家的掌舵人,那我现在问你你觉得咱们能不能把日子过好”

“怎么算过好”司明明含糊问他。

“至少不翻船吧至少得到靠岸吧”苏景秋说“咱不能老是让别人笑话,好像咱们的婚姻是个笑话。”苏景秋活了小半辈子,还是第一次生出这莫名的胜负欲。

最新小说: 前夫他必有所长 念能力是二次元武器系统 位面最强中间商 重返巅峰[电竞] 我靠抽卡在废土世界囤货带崽 春日相见 兽医:从失业走上人生巅峰 小猫咪靠吃瓜成为星际团宠 神棍她是豪门真千金[玄学] 给暴娇陛下生双胞崽[星际]